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LWN:对2022的任性预测~

本站内容均来自兴趣收集,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请留言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谢谢.

关注了就能看到更多这幺棒的文章哦~

 

LWN’s unreliable predictions for 2022

 

By Jonathan Corbet January 3, 2022 DeepL assisted translation https://lwn.net/Articles/878573/

 

现在已经是 2022 年了,这也意味着编者需要公布自己对新的一年中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一些预测,看会不会让自己今后看来像是一个(更大的)傻瓜了。毕竟,一个人永远不应该放弃这种获得谦卑体验的机会。毫无疑问,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将在今年发生,让我们看看向这个方向尝试随意投掷飞镖看看能有多少会接近目标。

 

从一些应该会是相当明显的事情开始吧: 2022 年将看到关于需要维护者来对自由软件项目的支持才能使其健康发展可以得到更广泛的共识了 。使用了自由软件的那些公司在一段时间以前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支持该软件的开发者了;这是今后走向更强大的项目以及更好地影响这些项目的必由之路。但是,哪怕是那些拥有了最多经济支持的项目也仍然在竭力支持他们的维护者,而这种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整个社区中到处都可以感受到。近期讨论火热的 Log4j 事件只是这个问题的最新一个案例而已。

 

很难劝说各个企业的管理者来支持维护者。开发人员可以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直接放在雇主的需求上,但维护者必须使这个项目服务所有参与者,其中也包括雇主的竞争对手们。他们贡献的价值更难得到量化。但是,忽视维护者工作会带来很高的损失,而且这个损失还在不断增长,更聪明的公司都会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种支持还有另一种表现方式,那就是更愿意支付来支持那些自由软件产品,尤其是在以前没有这种情况的领域里。最近公布的对 GnuPG 的资金支持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这个关键项目多年来一直徘徊不前,主要是依赖于个人的捐赠。维护者 Werner Koch 现在告诉捐赠者不再需要他们的资金了。

 

随着 Chrome 浏览器建立起了自己的主导地位并且越来越多地为其所有者(Google)的目标而服务了,这时 浏览器大战就会再次爆发 。火狐浏览器曾经把我们从迫在眉睫的浏览器垄断者手中拯救了出来,现在看来,只有火狐浏览器能够再次做到这一点了。世界上如果只有一种单一的浏览器,那肯定不会有好结果,哪怕这个浏览器并不是由那个大型广告公司所拥有的也是一样。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以及与之作斗争的那些努力,都将在 2022 年进一步得到加强。不过,Mozilla 是否能克服自身的问题并再次迎接挑战,这还有待观察。

 

使用集中式的专有服务(centralized, proprietary services)将是 2022 年的一个争论焦点,就跟 2021 年一样。无论是 Git forge 之类的网站、fallback DNS 服务,还是内容交付网络(CDN,content-delivery network),没有它们的话,自由软件项目就会寸步难行,但与此同时自由软件项目也会因为感到过于依赖这些服务而不太放心。不过,在没有更 free 的替代品的情况下,走向专有服务的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能维持住一个项目就已经很困难了,而要求项目与此同时还要维护一些与其并不相关的服务,会让难度大增。

 

6.0 内核将在 2022 年发布,12 月 4 日是最有可能的发布日期(不过如果 Linus Torvalds 决定在 5.19 而不是 5.20 时停止 5.x 的话,这个事件也可能在 10 月初发生)。一如既往,6.0 并不会有什幺特别之处,它仅仅是又一个内核版本而已,但无论如何,这种整数的发布版本号会让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里程碑。

 

对用 Rust 编写的内核模块的支持将在 2022 年合入 mainline,但在此之前,我们必定还会需要再忍受一次“添加一种新语言是否有意义”的漫长讨论。一些开发者会抵制学习新语言所引入的负担,而其他人则会重复一些奇怪的理论,认为增加 Rust 就标志着企业接管了 kernel 项目。但是内核项目还是需要关注更安全的技术,而 Rust 似乎很好地满足了这一需求。

 

Python 将在 2022 年解决掉其臭名昭着的全局解释器锁(GIL)。这一改动肯定不会出现在 10 月份计划发布的 3.11 版本中,但看起来很明确会被合并到此后的版本中。就像着名的 big kernel lock 一样,Python 的这个 GIL 全局锁似乎一直根深蒂固,无法移除,但专注于这个工作的开发者们正在逐步达成这个目的。

 

GNU 项目将继续寻求独立于自由软件基金会。可以在 2021 年看到,GCC 和 GNU C 库这两个项目就选择放弃了 FSF 长期以来的版权转让要求(copyright-assignment requirement)。Emacs 项目也许是最坚定地保持在 Richard Stallman 的控制之下的项目,它的维护者们对这一要求也越来越不满,并且整个 emacs 项目都面临着改变其工作流程的压力,尤其是其中一些流程是在 1980 年代所建立的。进一步地,2022 年 Emacs 可能也会开始更多地自己来作出决定。

 

机器学习将在自由软件的开发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当然,机器学习的许多商业用途都是建立在自由软件上的,但我们的社区中相对较少使用这种技术。在许多领域都有一些应用的机会值得努力实现,包括 patch review 和代码生成。在我们的工具上进行投资往往可以会有很大的回报,有理由相信机器学习也会带来这样的回报。

 

更重要的是(但也许更像是一种延伸影响): 机器学习将越来越不限于大型的专有服务之外 。不久之前,建立和维护一个全面的全球地图数据库看起来是只有大公司才能做的事情。而现在,许多这类大公司也都开始依赖于 OpenStreetMap 了。机器学习的应用可能需要大量的 CPU 算力,并可能会引起一些特别的知识产权问题,但它们不应该局限于仅在企业的数据中心内使用。自由软件将会需要 free model 来工作,否则的话,这幺整个领域都会缺乏 free 的解决方案。

 

Linux 今年可能会因为 Fuchsia 等竞争对手而失去一些嵌入式市场的份额。这些替代系统仍然会很难与 Linux 的大规模开发社区竞争,但它们提供了相对简单、许可证宽松以及更容易由企业自身来控制等优势。这些系统不会在 2022 年大规模取代 Linux,但它们很可能会在边边角角的地方取得一些进展。

 

Some other notes

 

对今年所进行的预测如果不提 COVID 似乎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但看起来越来越明显的是,在这方面没有人可以预测出会发生什幺事情。自由软件社区一直很幸运,到目前为止,COVID 还没有对我们造成那幺大的冲击。让我们祈求这种情况可以继续保持下去,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快要克服这个疫情时期了。

 

最后,LWN 将在 1 月下旬开始第 25 年的出版。四分之一个世纪前,我们相信 Linux 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我们当时完全无法想象到 Linux 在 2022 年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也想不到 LWN 至今仍是其中的参与者。能够参与其中是一件伟大的事情,而聚集在这里的杰出的读者社区也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预计在未来的一年里,LWN 会发生一些变化,因为我们正在研究针对 Rebecca Sobol 退休该做何调整,也会研究如何给 LWN 的未来 25 年进行定位。自由软件社区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不打算错过这一切。同时,请接受我们对 2022 年的良好祝愿,如果幸运的话,希望它会比前几年要更加美好。

 

全文完

 

LWN 文章遵循 CC BY-SA 4.0 许可协议。

 

欢迎分享、转载及基于现有协议再创作~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关注 LWN 深度文章以及开源社区的各种新近言论~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