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张文骁:游戏开发的“零件人”梦碎之后|OneFlow U

本站内容均来自兴趣收集,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请留言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谢谢.

 

张文骁,一流科技研发工程师。2008年,本科毕业于四川大学软件工程,研究生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爱好很多,游戏、篮球、动漫都可以玩。

 

出于个人兴趣,研究生毕业之后,他把游戏爱好转变成一份工作,但三年之后,整个行业杯盘狼藉,他在精神和物质上面对的是热钱席卷后的一些残羹冷炙,最终无奈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在经历两家创业公司的曲折经历后,2018年,他加入OneFlow,并在这里成长为深度学习框架的资深开发者。不过,技术进步是次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摒弃了“零件人”的思考方式,并且与自己的焦虑达成了和解。

 

以下是张文骁自述。

 

 

1

 

爱好变成工作,游戏热情消磨殆尽

 

与现在很多应届毕业生遇到的困境一样,我在川大读完本科后,也比较迷茫,不知道未来做什幺好,稀里糊涂就去四川一家做仿真模拟、图像技术的公司工作了一年。之后,我就去华中科技大学的软件工程专业读研了。

 

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在大城市读书的优势:有助于学生打开视野,接触行业浪潮,这样在学校学习时目的性会更强,更贴近行业发展趋势。

 

2013年,研究生毕业后,由于个人兴趣原因,我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去了国内某知名游戏工作室做游戏开发工作。

 

当时游戏行业处在风口之上,各大游戏公司忙着跑马圈地,甚至连猪饲料厂老板都要投钱做游戏。从盈利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行业机遇。但问题是,当游戏制作水平不够,还使劲往里面灌钱,这本质上是一种拔苗助长,使得行业加速内卷,游戏本身沦为印钞机器,脱离了作为一种艺术品或消费品存在的价值,对一般从业者来说,这恰恰是个低潮。

 

资本只是催化剂,可以加速行业发展,但如果用量过多,也可以毒死行业。在做游戏开发的三年里,游戏公司开始朝移动端转型,但真正能活下来的游戏工作室十中无一,大多数投身于行业的游戏开发者都是白费力气,当时也正是国内996最严重的时候,一到发版通宵加班都是家常便饭,甚至要连续加班几个通宵,从业者付出血汗,却无法得到相应回报。

 

精神比较满足的时刻也有,尤其是在开发的功能上线后得到用户认可,但这微小的满足感会被工作中的精神内耗轻易抵消。多数时候,我都处于比较挣扎的状态,工作的认同感和经济回报也比较低,我对游戏行业的热情遭受严重打击。或许,这也是当时不成熟,内心比较脆弱的表现吧。

 

最终,在既无精神满足,也无物质回报的对未来悲观的预期之下,我离开了游戏行业,开始作为旁观者关注它的发展。

 

实际上,在这股资本热潮退去后,国内游戏行业才开始有真正的进步。2018年左右,该倒闭的游戏工作室都倒闭,整个行业突然就好起来了。既有高流行度赚大钱且有好口碑的游戏如《原神》,也有一系列个人工作室做的小而美的游戏,也有励志要做3A大作的工作室如游戏科学。整个行业的年轻从业者素质也越来越高,游戏制作的水平也上升了一个台阶(看来,扫把星果然是我:)

 

有个仍然还在游戏行业但混的比较“风生水起”的好基友问我,有没有后悔离开游戏行业,我的回答是从未后悔。虽然那时年轻,在没想那幺多的情况下就做出了这个选择,但我的个性就是不会后悔型,再者,柳暗花明也不一定属于我,我从不把自己摆在“幸运儿”的位置上。

 

2

 

在OneFlow,最大收获不止于技术

 

离开游戏行业的2016年,我开始不断尝试创业公司的机会。

 

此前在游戏公司工作时,机缘巧合认识了同一栋楼办公的祁宇,在他的招募之下,一起去了一家烽火云创旗下做云平台创业的子公司。不过工作了差不多两年后,由于领导层矛盾,公司不稳,开发组遭到裁撤。

 

随后,我与一些好伙伴经历了幼教云平台的短暂创业期,工作内容比较杂驳,最后不到一年也因为目标不明确不得不分道扬镳。

 

散伙前,我与伙伴们有过一次长谈,一致认为小城市的程序员天花板太低,还是得去大城市,再就是时势造英雄,想要创业还是得追逐行业热点,没有这阵风很难成功。当时,我们了解到的热门方向有云服务、区块链和AI,但我们觉得,云服务需要的基础设施和资源门槛偏高,基本没有创业公司的机会。

 

之所以比较倾心于创业公司的工作,是因为考虑到我个人经历和背景,没有过硬的教育背景、荣誉,工作经历不够“高端”,也不再年轻,去大公司也就是一个零件人,35岁被裁的那种。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还想搏一搏,当然要选择创业公司,况且相比大公司,创业公司可能更看重实际工作能力。

 

2018年2月,依然是祁宇介绍我看OneFlow的工作机会。刚见面,我就跟袁老师聊了很多OneFlow的框架设计,第一感受是,他比较重视技术,公司目标、愿景也都比较明确,随后决定加入了。在此之前,我只参与开发过一些比较不正式的个人开源项目,如通信库、数学库之类。

 

工作过一段时候后,也逐步体会到重视创新,重视个人能力发挥的企业文化,如果是能力比较强的小伙伴,应该能比较不受限制的发挥自身能力。工作目标也很明确,唯一的考量就是更好的技术。还有自我驱动,这也是我到公司后感觉提升最明显的地方。当然,公司的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

 

业务能力肯定也是大增的。从刚来公司对AI的了解仅限于深度学习、反向传播等概念性的东西以及一些粗浅的GPU知识,我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深度学习框架的资深开发者。同时,我也亲眼见证了很多同时期来到公司的蔡晟航、郭冉等同事取得了巨大进步。

 

在OneFlow这三年做的工作也比较杂驳,负责过算子开发、模型开发,最近在做计算图模式下的一些并行功能(

 

https://github.com/Oneflow-In… )的开发和维护。不同技术的“跨界”难度并没想象中那幺大,主要是沉下心来工作和学习,不浮躁。

 

对我来说,在OneFlow的最大收获并不是技术上的进步,而是思考方式的转变和心态的成熟。以前的工作中,我就是一个零件人,思考方式也是零件人的思考方式,来到OneFlow后逐步得以纠正,能更加理性地分析看待问题,这也得益于工作环境给了我很大的理性/独立思考空间,同时,我也从袁老师及其他优秀同事身上领略到“专注”的力量及职业精神的魅力。

 

更重要的是,2020年,女儿的出生对我影响比较大,身为人父后心态变得成熟,与自己的焦虑开始和解,不再让它占据上风,把自己沉下去,也就看开了,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

 

欢迎下载体验OneFlow v0.7.0最新版本:

 

https://github.com/Oneflow-In…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