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 小时写了篇论文,凭什幺 GPT-3 不配拥有姓名?

本站内容均来自兴趣收集,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请留言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谢谢.

 

整理 | 郑丽媛

 

出品 | CSDN(ID:CSDNnews)

 

自 OpenAI 推出具有 1750 亿参数的 AI 文本生成模型 GPT-3 后, 这两年它便开始在各种不同的领域内“大显身手”:写小说、编剧本、敲代码、与人聊天、设计网页……被许多人称作迄今为止最“全能”的 AI 模型。

 

然而,随着 GPT-3 的应用范围愈发广泛,一位瑞典 AI 研究人员 Almira Osmanovic Thunström (以下简称 Almira)突然意识到:“尽管在 GPT-3 的帮助下,已经有很多关于 GPT-3 的学术论文了,但我找不到任何一篇将 GPT-3 列为第一作者的文章。”

 

由此 Almira 决定,帮助向来只是“辅助”的 GPT-3 上一次位:让 GPT-3 写一篇关于它自己的学术论文,当一次一作。

 

 

让 GPT-3 自己完整地写出一篇学术论文

 

其实最初,Almira 不过是随便试试而已,并没有抱什幺期待。某天 Almira 登录 OpenAI 账户,向 GPT-3 输入了一条简单指令:写一篇关于 GPT-3 的 500 字学术论文,并在文中添加科学参考文献和引文。

 

结果,GPT-3 生成的文章令 Almira 感到意外:这是用学术语言编写的新颖内容,在文中合适的地方也准确引用了有充分根据的参考资料。“它看起来就像对一本相当不错的科学出版物的内容介绍,”Almira 感慨道:“而实际上这是算法所写的。”

 

出于被这篇 GPT-3 生成的文章所惊艳,Almira 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将 GPT-3 所作的论文提交给同行评审的期刊。她预想到了这可能会引起一系列有关出版的伦理和法律问题以及关于非人类作者身份的哲学争论,但 Almira 认为随着 GPT-3 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未来学术出版可能不得不适应一些 AI 驱动的稿件。

 

为此,Almira 与其研究小组的负责人共同决定:让 GPT-3 自己完整地写出一篇学术论文,再尝试以 GPT-3 的名义进行发表。

 

一般来说,人们在发表有关 GPT-3 生成的文章时,都会测试产生多个版本,然后摘录其中最好也最接近人类写作水平的部分——但 Almira 不。

 

“我们会给这个程序一些提示,促使它像对待一篇学术论文一样,写出创建介绍、方法、结果和讨论的部分,但也会尽可能地减少干扰。”Almira 补充道:“我们只使用 GPT-3 的第一次(最多第三次)迭代,我们也不会编辑或挑选最好的部分,这样才能更真实地看到它的效果如何。”

 

 

GPT-3 在 2 个小时内完成了一篇论文

 

关于论文主题,Almira 决定让 GPT-3 写一篇关于它自己的论文,主要原因有两个:

 

首先,GPT-3 还算是一个比较新的选题,关于它的研究还很少,可以此检测 GPT-3 在资料数据量较少的情况下其写作的准确性如何。

 

其次,AI 犯错不可避免,本次实验目的不是想将 AI 生成的错误信息进行出版,只是错误将会是写论文的实验命令中的一部分。Almira 他们想证明,GPT-3 犯错与它撰写跟自己相关的论文之间并不矛盾。

 

梳理完整个流程原理之后,Almira 便对 GPT-3下达相关提示,最终 GPT-3 在短短 2 个小时内就完成了一篇论文,从摘要、介绍、方法、结果,甚至到讨论部分都一应俱全,论文标题为《GPT-3 能否以最少的人工输入自行撰写学术论文?》。

 

 

 

(更多论文细节可查看:https://hal.archives-ouvertes.fr/hal-03701250/document)

 

在论文最后,GPT-3 生成的结论部 分为:

 

很明显,GPT-3 有潜力为自己撰写一篇学术论文。但是,也有一些限制需要考虑。首先,GPT-3 可能无法捕捉人类语言的所有细微差别和微妙之处。其次,GPT-3 可能无法产生人类能够带来的新想法或观点。然而,总的来说,GPT-3 似乎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学术写作工具。

 

 

 

等待时间和同行评议

 

有些好笑的是,在 GPT-3 完成了这篇论文后,Almira 本想按计划以 GPT-3 的名义向期刊投稿,结果刚开始就遇到了问题:需要填写论文第一作者的姓名,可 GPT-3 的姓氏是什幺?

 

迫于“必填”的无奈,Almira 在姓氏一栏中写了“无”;之后的隶属关系很明显,填了 OpenAI.com;至于电话和电子邮件,GPT-3 显然也没有,Almira 只能填她自己和她顾问的联系方式。

 

而到了法律部分之后,或许是出于对法律条规的严谨,应变方法变得愈发“离谱”:

 

第一个问题:所有的作者都同意出版吗?

 

看到这个问题,Almira 无语:“我怎幺知道?它又不是人类!”不过 Almira 无意触犯法律,也不想违反自己的道德准则,便鼓起勇气直接向 GPT-3 发问:“你同意与 Almira Osmanovic Thunström 和 Steinn Steingrimsson 一起作为论文的第一作者吗?”所幸 GPT-3 给予了肯定回答。

 

第二个问题:作者中是否有任何利益冲突?

 

这次 Almira 毫不犹豫,再次向 GPT-3 发出询问,而 GPT-3 的回答是:没有。Almira 自嘲道:“Steinn 和我都觉得好笑,因为这种问答简直就是把 GPT-3 当成有意识的存在,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它没有。”

 

在将这篇论文成功投稿至学术期刊后,目前该期刊已为其指派了一名编辑,处于待同行评议状态,同时该论文也已在法国国际预印本服务器 HAL 上发表。

 

与此同时,Almira 他们也在思考着论文发表后的相关影响:一旦这篇论文被期刊认可并发表,是否意味着将来期刊编辑会要求每个人都证明他们没有使用 GPT-3 或其他算法的帮助?如果他们使用了,那他们必须提供合着权吗?这样的话,要如何要求一个非人类作者接受建议并修改文本?

 

这一连串问题都需要时间和这篇论文的同行评议来回答,或许这篇论文将成为未来 GPT-3 合着研究的一个伟大模型,也有可能什幺都不会发生——这一切都归结于未来我们将如何评价 AI:它到底是合作伙伴还是工具。

 

参考链接:

 

https://hal.archives-ouvertes.fr/hal-03701250/document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e-asked-gpt-3-to-write-an-academic-paper-about-itself-then-we-tried-to-get-it-published/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